還惦記著沒寫完的"古道"
是有想要將"古道"寫完,但Moo發覺,情緒一但過了就"死"了。
死定了... 

賣魚小販與樓上阿嬤相互回應的叫聲
沿路如鬼魅般在林間穿梭隨行若即若離的土狗
明明警醒仍兀自假寐完全不理週遭土雞嘰咕的黃色老貓
田埂邊三兩學生手提火車便當背包滿袋零食邊走邊跑的嬉鬧餘音
山徑小岔路底悠閒打盹滿桌土豆加上兩桶零錢擺明要你買賣自理的老阿伯
氣象說天氣晴朗山區小冷穿The North Face 550卻讓突如其來小雨淋成落湯鵝的Moo 

好像還有剩那麼一點餘味,但已經沒有那麼強烈,雖然隱約記得,但是,當Moo想要補寫作業,想要回頭把當時的」什麼」寫進去的時候,沒了!!
Moo是指,如果對一個經驗,無論是生活、事業、X情(泛指任何)、或人也行,Whatever~~不管你當時當刻有什麼多麼富麗堂皇呼天搶地此生僅有來生不再的悸動,如果在情緒來的當時,沒有做些什麼(Cite an instance:即使只是為它寫一個字、改變一些什麼想法、做一個什麼決定),那個情緒就會進入社會性死亡(不暸?自己查書!!),而這個進程可能可以很有效率,在你事發當天睡覺的同時,那個情緒也隨之鎖上抽屜,沒有感覺,不再想它,也可以說是忘了它;也可能這個情緒一輩子肆無忌憚慢慢啃食你的心,等到你大腦功能消失、瞳孔對光無反應,法醫都已判你Clinical death了還沒過半衰期(又不瞭?再去查書!!)。
不管怎樣,反正最後,它就是掛點了~~ 

而這種掛點呢,恰好跟Bereavement異曲同工,搞得Moo被Kubler-Ross牽著鼻子走
不會!不會!等有空再寫,一定OK啦-Denial
靠!感覺不再,馬的說啥都沒靈感-Anger
試試吧,也許可以再喚起當時感受-Bargaining
唉,為何不好好寫完再睡要當豬頭-Depression
算了吧就這樣,反正就是寫不出來-Acceptance 

是Moo活該
明明就是Anticipatory grief而不是Unanticipated grief,卻沒有乖乖把作業寫完
唉!!什麼貓有九命,想想Moo都已經死過幾千幾百次了...
創作者介紹

每一天我們企圖活得更像自己...

MooMoo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