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去成大看大嬸婆,下午去奇美看外婆,兩個婆都病了...

小時候,在記憶功能還沒建立以前,是沒有住在家裡的,奇怪Moo為什麼沒記憶卻知道?因為所有長輩到現在看到Moo都會說:"唉呀呀,黃毛丫頭,妳小時後在我家…"如何如何…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旁敲側擊也間接證實Moo的確是在大嬸婆家與外婆家輪流被養到幼稚園,即使到國小畢業前的寒暑假,也都是在兩家輪流度過。所以心底深處,覺得這兩個家有那麼一點"鄉"的感覺,長大後,自然而然莫名的近鄉情怯起來,加上在台北工作,也就幾乎沒回去拜訪了。 

外婆老了,每每總是因為血壓、呼吸的問題,出入醫院的頻率越來越近,這次因為感冒引發積水,必須留在醫院過年,難以想像,一顆牙都沒了的外婆,還是愛吃白飯、肉包!!看外婆精神很好,也吃得好,就放心不少。 
而大嬸婆,已經不記得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但腦中圖騰還是隱約勾勒出一個印象,那個熱情精幹有活力的大嬸婆。踏進病房,只有震驚,即使身在彩色部落翻滾十多年,還是震驚。病榻上的婆跟腦海中的婆並沒有兜起來,反倒是跟部落裡的那些其他的人長得一個樣… 
病床 
氣墊 
O2 sensor夾著蜷曲的手指 
過份清楚的肋骨上貼著EKG Lead 
因為BP Monitor壓脈袋的大更顯出的枯瘦手臂 
沒有肉的手背上兩條IV Lock 
相比較之下臉更顯得小到只剩深凹無神雙眼的O2 Non Re-breathing Mask 已經沒有功能夾在枕頭兩側的孿縮雙腳 
NG必備 
Foley必存 
還有床邊坐著的"瑪麗亞"  

舅公說,好多年了,兩年換一個,這是第三個"瑪利亞"了 
Moo不要相信躺在病榻上的是大嬸婆,而是部落裡其他的久病的等待時間逝去也等待自己逝去的… 

每個人都老了…
創作者介紹

每一天我們企圖活得更像自己...

MooMoo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