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C來補考,是咱家Intern,不是考不好,是考試那天根本沒來考,這是一年來第二個明知要考試卻不來考的學生,第一個學生事後問她為什麼沒來,答覆是"就是不想考",而C,說他考試那天有事...兩個學生試前都沒請假,考試當天手機關機...屌吧?! 唉… 
看著他,覺得可惜… 

C~是個非常文質彬彬、有著過分禮貌的小孩,在旁人眼中,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怪腳"。不管他先天如何,但後天,他注定是個詩人,當其他Intern下班補國考,C卻回學校修史記,選修外系的學分比本系多,在醫院實習卻請假回學校上三國。Journal meeting、Case report 通篇文言文,講話思慮不同於其他"正常"的Intern…嗯…不是說他不正常,而是說,他闖進一個"錯"的環境…   

這讓Moo想起... 
H~僑生、休學一年,六月要開始當Intern,H是甄試進醫學系的,唸得很辛苦,一個人在台灣,成績真的很~~慘…父母不在國內,找H父母,不來… 
J~早昭告天下不當醫師,唸書只是個文憑,家族企業等著他,每一科評語都是聰明不認真,不念書、翹班、分數低空,但,是排在前面的聰明… 
W~非常靈活,但沒有用在唸書上,該報Meeting不參加,跟這科VS說那科VS找他,實際上人不知躲在哪,VS不上當,因為已經識破W的伎倆… 
S~還是Clerk就有P級的屌樣,只要對方不是醫生講話抱胸眼睛看天上,許是自以為是的年少輕狂,搞不清楚自己能在醫院實習是靠誰撐起他…   

Moo聽過更誇張的… 
T大某Intern,早就立定志向畢業走"小"科,某夜值班,P’t on call OP,OR通知病房要備Line才送進房,他說不會打,OR鳥了,叫他自己想辦法,進了OR,P’t手上果然有條Line,但怎麼搞就是不順暢,撕開3M、OP Site,發現針頭只是貼在"皮上",連針孔和回血都沒有...  

C的心不在P’t身上…如果T念的是文學系…想必日後李白杜甫多一章... 
H的心不在P’t身上…如果當初能輔導H轉系…也許對H來說是更好的天堂... 
J的心不在P’t身上…如果J願意多用點心…想必部落會多一個Super Star... 
W的心不在P’t身上…如果W能多唸點書…也許成就不只是這樣... 
S的態度不能用在P’t身上…如果S可多彎點腰…必定病人喜歡人緣博滿堂... 
T的態度不能用在P’t身上…如果T能多盡本分…這讓Moo覺得P’t活著真是奇蹟的誇張...   


其實,這些小孩在某些層面看來,都很可憐,不要認為讀醫學系風光,他們年紀不大,就進了醫學殿堂,不是自己志願、不是自己能耐、不是自己心智所及,有太多的不是…
也許是因為世俗的眼光覺得進醫學系不容易,而老師也不願意放棄每一個學生,即使他們是這麼清楚的"表達出"或"表現出"不適任,這些學生終究能畢業,也可能通過國考取得執照…深究起來,他們值得同情,當然,這裡所指的是少部分,大部分的學生在未來,還是可以當個"及格"的醫生(要討論及格與不及格的分野,恐怕要再另外寫一篇)…但,即使這些學生未來只有一個真正"當上"醫生,誰來保證這個醫生的P’t…  

God!! Moo希望生病時遇到的不是他/她…
創作者介紹

每一天我們企圖活得更像自己...

MooMoo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oo
  • COMMENT:
    親愛的喃媽"花名冊"已經種在Moo的腦袋裡啦~~如有需要,24小時365天皆可洽詢,MooMoore竭誠為您服務~~
  • CPU的主人
  • COMMENT:
    看了Moo的"生醫生",直搖頭再看看"我的intern系列",令人冷汗直流~~麻煩各位大德,可否把這些intern列個"花名冊"我... 我以後生病也不想踩到地雷啊!!
  • Moo
  • COMMENT:
    To JeromeMoo的名單不包括"我的intern七系列",而且族繁不及備載...真要連載,那鐵定峰峰相連到天邊...唉~~改天有空倒是可以寫寫瞧瞧,搞不好都可以出書了...
  • Jerome
  • COMMENT:
    不知道妳的名單裡包不包括這個?
    <a href="http://blogspring.org/post/5/61" rel=nofollow>我的 intern 系列</a>

    -----
  • 小糰兒
  • 我也有個好朋友S~在INTERN結束後就去唸師大了,而且從大一開始~後來覺得程度差太多了,又再去考研究所~現在研一,雖然覺得可惜,但看他現在快樂的樣子,或許他真的不適合當醫生吧~
  • Moo
  • 小糰啊
    恭喜你的好朋友!!真的
    醫學系一念七年~人生腦袋最值得操的年代~發現不合能趕緊追求更合適的路,是萬幸
    如果一輩子握者別人的生命卻無能為力,那是一種對別人也是對自己的大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