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巴洛克-偉大的哈布斯堡收藏家-來自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之鉅作 另開新視窗醒來...早上8點...最好是平常沒有鬧鐘可以自動醒來還這麼有精神~
行事曆空白的這一天,是該繼續當宅女,還是上地球跟無法理解的人類分食新鮮空氣??
閃過昨晚W電話中的沮喪:趕不回來看最後一天的華麗巴洛克...
那...
MooMoore我...嗯~懷著偉大熱血情操兩肋插刀,就...來幫W看吧...

加上這陣子MooMoore家終日只肥腸子,也是該餵餵腦子;不然,身子腫了,心與靈又相對枯竭,那可真得回中古世紀當恐龍妹了
...

話不多說,穿上黑色蓬蓬袖上衣,窄褲長統毛馬靴,掛上閃亮亮手鍊與項鍊,雖走低調但也奢華的配合展覽氣氛之dress code...整裝出發!!
Moo的巴洛克之旅就這樣因著起床的第一個念頭展開...人生嘛~隨興之所至,凡事計畫不是Moo的tone...

*右上圖取自故宮博物院官方網站:
http://www.npm.gov.tw/zh-tw/visiting/exhibit/exhibit_02.htm?docno=473

假日的故宮,應該沒得Pa,何況一個人開車,C/P值太低;So...就算是路癡,坐公車一定不會迷路,還可以為世界和平盡一點棉薄...嗯~今天Moo好乖,就坐公車吧...

這...一到展場,便開始了還好不是永無止盡的排隊夢靨...
買票...排隊
入場(只是進大門喔)...排隊
入廳(真正進到入口)...排隊
好吧~排隊是美德...排隊!!排隊好阿排隊妙、排隊排隊呱呱叫排到快瘋掉...但是,不可以為這點鳥事壞了興致,MP3裡Natalie Merchant以及早餐店看到一半的Apple News剛好打發無聊時光...



這次的展覽,是故宮與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合作,共展出奧地利王室收藏共57位畫家之油畫(66件)與水彩(1件)作品。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於1891年開館至今,與 Louvre Museum France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Spain
並列為歐洲最重要的皇宮博物館,此次展出的作品主要是由Archduke Ferdinand II、Rudolf II、Archduke Leopold Wilhelm of Austria、Maria Theresa of Austria 等人收藏之作;這些畫作年代大都產生於16、17世紀,如 Titian、Veronese、Tintoretto、Albrecht Dürer of Germany、Rubens of Netherlands、Anthony van Dyck 和Rembrandt van Rijn、Velasquez of  Spain 等人。

當然,好國民要遵守"館內不得拍照、攝影"的公約,所以...今兒個專心看畫...(耶~為什麼好多人家都有他們和展出的畫合影的鏡頭勒??)


提洛爾的費迪南大公穿白衣的馬佳莉塔.德雷莎公主不可否認的,像這樣的藝術作品,為了讓更多的大眾能來"親近",總是會有一些行銷方案,好讓更多人能來欣賞。

這次展覽廣告由肖像畫作主打當年代之華麗風來吸引大眾目光,所以,之前,應該可見電視上天心強打 Jocob Seisenegger 之"
提洛爾的費迪南大公"與Diego Velázquez 之"穿白衣的馬佳莉塔    德雷莎公主"(圖片取自故宮官方網站)。

"巴洛克"(Baroque)源自於葡萄牙語,原意是"變形的珍珠",也常被引用形容一件事物脫離規範之意;所謂巴洛克風之服飾,大抵不脫離使用較具動態線條如貝殼、海豚尾巴之曲、斜線等動感波形架構及圖騰,運用較高裝飾性、奢華,色彩艷麗豐富、閃亮等視覺技巧所呈現之風格;因此,巴洛克經常與奢華、華麗等形容掛上等號。

其實,Moo覺得其他的畫作表現也非常豐富,不只肖像畫作,
其他作品風格如宗教、神話、歷史、風景、風俗和靜物等,都非常引人入勝,看完展覽,就好像翻閱一套史詩經典般繞樑。

老婦人











這裡面,Moo駐足最久,也最驚嘆,忍不住一直回鍋看的,是 Balthasar Denner 一幅名為"
老婦人"的畫作;Denner 有"毛孔丹那"之封號,由此封號就可知其功力...

此幅畫作約莫完成於1721年,當時,尚未有照相技術,可 Denner 實在太傑克了!!
那個頭巾、毛髮、細紋、老人斑、粉刺、眼神...Moo站在畫前,直起雞皮疙瘩...
實在太真,也太像...
從左至右、從右到左,總覺得...她,正在盯著Moo...


而其他的畫與印象,就留在腦袋裡吧...
看罷...出了展場,God!!是下五5點,而Moo,是早上10點進去的...就這樣忘了吃飯、忘了時間...



話說這次在故宮舉辦的"華麗巴洛克: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精選哈布斯堡皇朝藏品"特展,從去年10月就開展了...一直到最後一天早上,Moo才湊熱鬧...

也許是因為"人",其實,Moo"看"得不太舒服...這樣一天,好像是到傳統市場逛街般...

  • 人...真的太多了...
    • 也許是不希望大夥兒來到這兒被賞閉門羹,所以,並沒有管制同一時間進場人數,所以裡頭真的是摩肩接踵摩拳擦掌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因此,每一幅畫,Moo都只能近看,無法遠觀,而這樣,就無法品嘗它的完整風貌,只能瞎子摸象了...
    • 而這麼多的參展人潮,動線上似乎也沒喬好;沿著周圍牆壁掛的畫,除了因為太多人插隊使得人龍越接越長也就算了,館方在中央大堂另闢了五、六道展示牆懸掛畫作,平日人少還好,人一多,已經沒有看展的秩序可言...
  • 人...真的太小了...
    • 也許是不希望掃了攜家帶眷的遊興,展場並沒有管制參觀者的年齡,所以,3不5時會聽到平地一聲雷,小娃兒號哭的聲音就這麼竄出來...然後,再加上老爸老媽爺爺奶奶哄小孩騙孫子的聲音,足以...
  • 人...真的太皮了
    • 太小的哭,大一點的如幼稚園、國小,因為看不到,所以總是往大腿縫鑽,而家長,可能因為擠不到前面,所以便放任小朋友鑽到停止線前,然後...一隻隻小手,就這麼毫無節制的摸上畫框、摩上畫...
  • 人...真的太吵了...
    • 展場除了販售DVD外,另闢了一間視聽室replay介紹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讓無法前往朝聖的人可以藉由影片介紹過過乾癮;可...隔壁一對小情侶,卿卿我我,大家在看影片,他倆高談論闊上回去英國如何去巴黎如何...完全無視於旁人的眼白...%*U&(%*#...

說起來,也是Moo自己不對!!地球上空氣這麼差,還跟著去人擠人...
下一次,還是一開展就去的好...不然...還是宅吧...



Albrecht Dürer (杜勒,1471-1528)
Archduke Ferdinand II (大公費迪南二世,1529-1595)
Archduke Leopold Wilhelm of Austria (雷奧波德    威廉大公,1614-1662)
Anthony van Dyck  (范    戴克,1599-1641)
Balthasar Denner (巴爾塔薩    丹那,1685-1749)
Diego Velázquez (迪亞哥    委拉斯蓋茲,1599-1660)
Durer (杜勒,1471-1528)
Jocob Seisenegger (雅克伯    塞斯納格,1505-1567)
KunsthistorischesMuseum Vienna (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Louvre Museum France (法國羅浮宮博物館)
Maria Theresa of Austria (瑪莉亞    德雷莎女皇,1717-1780)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Spain (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
Rembrandt van Rijn (林布蘭,1606-1669)
Rubens (魯本斯,1577-1640)
Rudolf II (魯道夫二世,1552-1612)
Titian (提香,1488-1576)
Tintoretto (丁多列托,1518-1594)
Velasquez (委拉斯蓋茲,1599-1660)
Veronese (維洛內些,1528-1588)
 

創作者介紹

每一天我們企圖活得更像自己...

MooMoo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文也
  • ㄚ,Moo去看了,年節間有計畫一天去看,後來那天人說故宮休館,就把這展給遺忘了,華麗的巴洛克>"<,沒有跟上步伐...
    關於不能拍照這事情不曉得故宮能不能重新定個規則,前提是不使用閃燈可讓我們拍些,不然每回看展都只能看在腦子裏>"<...
    那老婦人如果是人像作品,大概會被Model揍到翻掉吧XD...
    唉,下回要跟上,感謝Moo這華麗的篇章...
  • Moo
  • 嘿嘿,文可以坐飛機去看阿 :P

    其實,國外有許多展場已經開始允許拍照了,Louvre Museum France 就可以,經過研究,拍照的閃光並不影響畫作品質,會影響的應該是溫度、濕度之類的;但Moo想,可能會影像看畫者的情緒吧?
    所以,允許拍照,但不開閃光,應該是可行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